原标题:马上评|六安教师讨薪:多听听教师的诉求,天塌不下来

  安徽省六安市部分学校教师集体讨薪一事,近日引发舆论关注。

  事发当晚,六安市公安局就发布通报,公开回应质疑。通报称,“部分上访教师聚集滞留在市政府南大门,拒不听从工作人员劝导,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后在民警多次劝离无效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对少数行为违法人员依法带离现场后,当天下午三点前已全部交由其所在学校负责人带回。”

  今天,六安市委政法委也发布公告,称已成立调查组,“欢迎社会各界热心人士和广大网友对公安干警执法过程中的违法违纪行为提供有效线索”。

  在视频疯传、舆论鼎沸的情势下,当地这种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态度,值得肯定。不过,回应舆论关切,最重要的应该是正面回应公众关切的“真问题”。

  什么是此次事件的“真问题”?梳理一下,其一,教师们为什么聚集滞留政府门前集体讨薪?其二,警察在执法过程中究竟有没有违法违纪、粗暴地对待教师?回应应该触及这些最本质的问题,多摆事实,少扣帽子,更不应该在缺乏深入调查的情况下指责教师“严重扰乱公共秩序”。

  教师为什么集体讨薪的问题,警方显然无力回应,也不是回应的适格主体。这需要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乃至市政府的公开回应。这既是对公众的交代,也是对教师们的交代,不能缺席。而在这个问题讲清楚之前,任何对教师维权行为的严厉指责,都是不合适的。

  据媒体报道,六安教师到政府门前表达诉求,与当地“一次性工作奖励”发放不到位有关。在当地公职人员的待遇体系中,有一项“一次性工作奖励”,公务员已经拿到了这笔钱,而教师却没能拿到。去年11月,同属安徽的巢湖市教师也曾为此集体上访。而在安徽省教育厅给省政府的报告中,也谈到全省多地教师没有发放此项待遇,此一因素“已成为影响中小学教师队伍稳定的突出问题”。

  而据此次六安集体上访的教师披露,当地市直和经开区的教师均已拿到这笔钱,其他县市以及农村教师则没能拿到,这也成了此番维权的导火索。

  令人不解的是,此前巢湖教师上访时,巢湖市长张生亲自接待教师代表,并表态将妥善处理,而在此次六安事件中,就目前披露的信息看,非但没有相关领导出面接待、倾听,反而直接动用警力。待遇不给落实,难道连个起码的解释都没有吗?

  教师们拿不到应得的待遇,而相关表达诉求的渠道又不畅通,他们面临的选择其实就是别无选择。要么隐忍,要么只能采取集体上访的方式引起社会关注从而推动事情解决。

  实际上,在教师们走上街头之前,政府已经涉嫌违反《教师法》。《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这样的表述不能只是停留在法典上,成为“被悬置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指责教师的维权行为是违法行为,并不能让人信服。

  他们站到市政府门前,并不是有意找事,也不是不愿意沟通,他们是为解决问题而来。如果主管部门态度积极、处置得当,比如迅速组织对话,诚恳听取意见,则大多数教师自然会主动散去,又何必走到动用警力以激烈行为驱逐的地步?

  迟迟不落实,遇事又不解释、不对话,只想着用强力将人赶跑、抓走,这样的行政行为缺乏“将心比心”“推己及人”的思维,是一种恶劣的行政滥权,理应立即纠正,并迅速落实教师的相关待遇。

  教师是文明的传承者,也是文化的守护者。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多倾听一下教师的声音,应该能够让所有社会成员拥有正当表达诉求的渠道。

  权力越克制,表达的管道越畅通,则一个社会的积怨就会越少,也越不容易出现激烈的对抗。多听听教师的诉求,天塌不下来。

  (责任编辑:沈秀田)